马英九由湖南宁乡籍外婆带大 能讲流利长沙话

刘肇礼的母亲马云英,是马鹤凌的亲妹妹。从1948年马鹤凌去台湾开始,直到1975年,整整27年间,兄妹俩之间彻底断绝了音信。“直到1975年,以南表妹(马鹤凌的大女儿)从美国第一次写信给我们,才开始有了联系。”

“后来,舅舅在给我们的书信中,多次说特别挂念我和我的母亲。之前由于音信不通,每当想起我们母子,舅舅就会与外婆抱在一起,痛哭流涕。”马鹤凌为了早日见到妹妹,想了很多办法,直到1989年才办好探望手续。

1989年5月3日,台湾开放大陆教职员工到台湾探亲。马鹤凌经多方努力,办好了妹妹马云英和外甥刘肇礼前往台湾的所有手续。1990年10月,马云英与刘肇礼母子俩飞赴台湾。当飞机平稳地降落在台湾桃园机场时,马鹤凌早已等候在那里。他跨步上前,一下握住妹妹的手,失声痛哭,久久不能自抑。“我和母亲在舅舅家住了近3个月,看了很多地方。那段时间,每当提起家常往事,舅舅就会泪流满面。”还是在那段时间,马鹤凌在时隔42年后,才再次承担起做哥哥的责任——让也已年迈的妹妹感受兄长的爱。他把左眼几近失明的妹妹,带到台湾最好的医院检查身体,治疗眼病,使妹妹重见光明。

2000年,刘肇礼的母亲马云英去世。“母亲生前交代我,如果她去世了,消息不要告诉舅舅。”刘肇礼含着眼泪答应了。“但舅舅总是打电话询问母亲的情况,有一次我实在瞒不住了,舅舅知道后当时就在电话里放声大哭。舅舅太爱他这个妹妹了!”刘肇礼说到这里,也已是满眼泪花。

含泪写下“怀乡文”

湖南邵东话_马英九母亲长沙话_马英九湖南话

马鹤凌的泪水,多半也是为故乡而流。

“我的家寺门前在湘江边,湘水涟漪,碧波荡漾,下望朱亭(株洲),上望石湾(衡阳),空间辽阔。我家在这湘江岸畔,就像一只匍匐的大鹏,展翅欲飞。”刘肇礼一边吟诵着舅

舅写的“怀乡文”,一边对记者说,每当马鹤凌给子女们讲起家乡的情景时,都会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1989年,刘肇礼请朋友拍摄了一盘介绍自己家庭情况、家乡风光的录像带,寄给了舅舅。马鹤凌看完后十分激动。“舅舅给我写信说,录像带他看了一遍又一遍,非常感动,恨不得马上回到家乡,见到亲人。”他还在给刘肇礼的信中写了一段感人至深的话:“己已岁末,得家园录影,目观礼儿劫后儒医生涯,云妹苦节40年,仍能步行扫墓,慰甚!唯多年怀念之故居,已仅存基石数方……至见云妹频抚孤立江干之古槐,不禁大恸,缀此以志此生憾事。”

马英九母亲长沙话_马英九湖南话_湖南邵东话

1990年从台湾探亲回来后,刘肇礼一直与马鹤凌保持电话、书信联系。1998年,得知湖南遭受洪灾,马鹤凌立即召集身边的至亲好友,向湖南捐赠了100万元新台币。2004年3月初,台湾举行选举前夕,马鹤凌打电话告诉刘肇礼,为了反对“公投”和“台独”,他已向在台马姓族人发出呼吁,号召大家投好关键一票。

2005年10月30日,马鹤凌突发心脏病,被送到医院治疗。得知消息后,刘肇礼全家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,等待舅舅转危为安的消息。然而,11月1日晚7点,电话那头传来了舅舅去世的消息。刘肇礼无比悲痛,连夜撰写祭文。“由于舅舅在遗嘱中交代后事从简,不举行公祭,我没有去台湾奔丧。”但举行葬礼的前一天(11月4日),马鹤凌的妻子秦厚修打来电话,告诉刘肇礼,他写的祭文将由其表兄妹中的一位用湖南话诵读。秦厚修还告诉刘肇礼,他为马鹤凌撰写的挽联已请人用毛笔书写并悬挂在灵堂里。

“我给舅舅写了一副灵对:‘哭送我敬爱的舅舅安厝之吉:裂肝断肠,甥舅别离思意重;齐家治国,精神长共骨灰香。外甥刘肇礼泣血哀挽。’”刘肇礼的眼角再次泛起了泪花。

表兄眼中的马英九

马英九母亲长沙话_湖南邵东话_马英九湖南话

爱讲长沙话,好喝酒鬼酒

“我现在年纪大了,希望表弟在我有生之年能够像连战、宋楚瑜那样,多回祖国大陆,回家乡看看亲人,拜拜祖坟,踏上这块故乡的土地。”刘肇礼对本刊记者动情地说。

据刘肇礼介绍,马英九从小是由祖籍长沙宁乡的外婆带大的。外婆只会讲长沙话,所以,马英九练就了一口流利的长沙话。“有一次,一位家乡的朋友到台北去看他,一见面,马英九非常高兴,就用长沙话说:‘我们莫港(讲)国语嗒,港(讲)长沙话咯。’”

1990年,刘肇礼陪同母亲到台湾与舅舅一家团聚。在台北的近3个月里,刘肇礼与马英九朝夕相处,对这个表弟有了不少了解。“最让我难忘的,就是表弟很注重传统道德,对人很谦和、开明。他对我母亲很敬重,每天都要来请安。对舅舅、舅妈说话也总是恭恭敬敬、客客气气的,非常有礼貌。”刘肇礼回忆说,尽管马英九公务繁忙,但他们在台湾小住期间,他总是尽量抽时间陪伴他们,并一直用家乡话聊天。“我和母亲离开台湾时,他还送了我一本他自己编著的《从新海洋法论钓鱼台列屿与东海划界问题》,并亲笔题词”。

马英九湖南话_马英九母亲长沙话_湖南邵东话

谈话间,刘肇礼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秘密,“许多媒体说马英九滴酒不沾马英九湖南话,其实不然,他酒量不错,只是从不贪杯。他平时喜欢喝红酒,但每当举行家宴的时候,就会拿出湖南特产的酒鬼酒喝一小杯。每次外出赴宴时,如果餐桌上恰巧有酒鬼酒,他也会高兴地喝上几杯。”

刘肇礼最近一次赴台,是在2006年4月。“那一次见到马英九,我明显感觉到他比以前老了许多。他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。所以,我们一见面,他就跟我开玩笑说:‘我真不知道是该叫你表哥还是表弟了。’”

至于马英九“变老”的原因,刘肇礼说,“他的压力非常大,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,非常辛苦。但幸好他的饭量非常大,而且每天风雨无阻地坚持长跑,身体非常壮。”

刘肇礼在台湾期间,确曾看到马英九办公室的墙上挂着的那幅字:“黄金非宝书为宝,万事皆空善不空。”马鹤凌将这句话作为祖训,以此来教育子女。而马英九也时常以此来激励自己。

马英九母亲长沙话_湖南邵东话_马英九湖南话

马鹤凌生前时时以“明强诚正,孝友贤良”提醒自己,并以这8个字对子女和孙辈进行人格教育。“表弟是一个孝子。”刘肇礼说,马鹤凌在世时马英九湖南话,马英九始终与父母同住,而且无论自己的公务有多繁忙,他每周必定要与父母一起吃顿饭。现在,他将孝心全部倾注在母亲的身上。

那么,马英九会为马氏族谱增添怎样的内容呢?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马家人士说,马家人两千年来积聚起来的文化传统和思想观念,应当为所有马氏子孙所谨记。

马英九祖父马立安 乐善好施的乡绅

在马英九众多的先辈中,至今仍能给乡亲们留下清晰印象的,除了其父马鹤凌,就只有其祖父马立安了。在马氏后人的记忆中,马立安是一位为人宽厚、中国传统文化渗入其骨髓的乡绅。

34后一页 >>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