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“红墙第一翻译”(百年航程 有“侨”精彩(27))

冀朝铸从小在美国生活,能说一口漂亮的美式英语。冀朝铸无师自通,通过快速自学,达到了每分钟可记165个单词的水平,美方在谈判时的每一句都可以记下来。这样,冀朝铸有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英文速记员”的美誉。冀朝铸回忆当时的情形说:“我知道自己不能站得太近,也不能站得太远。

冀朝铸的翻译水平 深挖 | 他当时也在天安门城楼上

虽然冀朝铸的英文水平堪称一流,但第一次给中央领导人当翻译时,也着实有些紧张,因此出现了纰漏。12月25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刊登了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和斯诺合影的照片(冀朝铸任翻译)。毛泽东(右二)与斯诺(左一)在天安门城楼上,左二为冀朝铸在谈起当外交官的体会时,冀朝铸说:“关键的关键,是要忠于自己的国家。

72年尼克松访华,期间要求给自己换翻译,周总理:他的水平可不低

这种场合,对于第一次参加的冀朝铸来说是很紧张的,一国总理和一国首相的会面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,但是,压力越大,他的精神就越集中,逐步追求完美,发挥自己的能力。此后,冀朝铸第二次担任周恩来的翻译是在一次国宴的第二天,是为举行对尼泊尔首相的欢迎会。如前所述,一个翻译最好的年纪是40岁之前,过了40的年纪,反应速度等各方面就已经不太行了,于是在1973年,周恩来又找到冀朝铸,给他安排了一个外交官的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