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英:对不起,我要带孩子

那英:我觉得现在没什么可写的,一切都很享受,再写伤感的,就是瞎编了,因为你没有伤感。今年2月,那英在北京接3岁的高兴从幼儿园回家,儿子调皮活泼,妈妈温柔耐心。那英:家庭事业都想兼顾,其实我特想表白的是,这个事业和家庭没什么谁先谁后的,你觉得哪个需要照顾了,你就照顾嘛。像孩子放暑假,我早早就会安排好工作,跟对方说:对不起,孩子放暑假,我要陪他。